第117章 大结局

  当前:棉花糖小说网都市言情医网情深 第117章 大结局

  叶紫菱到在占北辰家里不但沒得到占北辰的帮助还被连翘给一顿奚落,她蔫蔫的回到家里。(百度搜索给力更新最快最稳定)王碧云看着叶紫菱回来本来想着有什么好的消息可是一看到女儿哭丧着一张脸回来,想想也是没什么好消息了吧!她们母女最近就跟兩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之前那些拜高踩低的家伙现在各个躲她们母女就跟躲瘟疫似的。王碧雲听了叶紫菱的在占北辰家里的境遇后,一声长叹,说:“算了吧!现在风头这么紧,你还是不要管叶家的死活了,到國外躲躲吧!我和你爸爸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吧!”

  叶紫菱说:“妈,这怎么可以,沒了你和爸爸,没了叶家我什么都不是。你让我躲在异国他乡有什么意思。”

  王碧云瞪着你女儿,说:“出息!急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叶家总不能把最后一线希望都留给紫萱那个小贱人吧!”说着,王碧云眼里冒著一股子戾气,说:‘对了,这几天我也是忙糊涂了,那个小贱人最近怎么两个照面都不打了,不会跟着你爷爷真的到养老了吧!”

  叶紫菱抱着王碧云“哇”一声大哭,道:“妈,我们怎么办啊?紫萱她,她在爸爸出事前就给她把退安排好了,叶家的户口簿里已经没有紫萱的名字了。呜呜~我昨天还见她了。她竟然说不认识我,现在改名叫莫林轩了~啊~妈,爸爸他偏心。他一直都对紫萱和莫明艳母女比对我们好。”

  王碧云脸上肌肉僵硬,浑身一软,靠着叶紫菱,说:“紫菱,现在趁着国外那笔钱还没查到,你赶紧走吧!就让所有的都由我来承担好了,我算天算地算计了一辈子,还是没算的过莫明艳在叶启明醒目中的呀!我活该。”

  王碧云慢慢推开叶紫菱,说:“没事,紫菱,你要是心疼妈的话就听话赶紧走吧!趁着现在那个彪子还没查到什么蛛丝马迹,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毕竟我和你爸爸的事情查不到你,快走吧!”

  叶紫菱摇着头,说:“妈,我不要走,我要给你和爸爸报仇,我要占北辰和那个连翘不得好死。”

  “啪”王碧云给了叶紫菱一个耳光。说:“混账,这么多年锦衣玉食的把你养着,难道这么点时态都看不懂吗?你爸爸这是已经知道无力回天了,他都放弃了叶家放弃了我们母女了,你觉得你有比他和你妈我都的本事吗?我这么多年把你白养了,现在就给我走。”

  李敏听完后,说:“去告诉她,肖家不认识什么叶紫萱,以后不要到这里来了,告诉她少爷不在家。”

  佣人按照李敏的原话回复了王碧云,王碧云骂骂咧咧的走了,“呸~都是些什么东西,拜高踩低的势利眼~”岛系围划。

  翌日,云城的企业家年会晚宴上,大家窃窃私语的除了各家企业今年的各种风云榜单外,最多的话题就是最近云城几起经济大案了。当然嘀咕的热门话题就是也副市长被双-规,也副市长夫人的企业被查封。凡是之前和也副市长和夫人走的近的人都想把自己摔的干干净净的。

  正在大家交头接耳时,门口依着骚动,只见一身正装的占北辰,身边一位肃静又甜美的女子。txt小说免费下载

  连翘浅笑盈盈,一袭香槟色的晚礼服,头发变成发辫高高绾成一个简单的发髻。珍珠的耳坠,没戴项链,珍珠的戒指,腕上戴了个浅绿色的翡翠手链。挽着占北辰的胳膊,姗姗来迟。

  所有人都很自觉有规律的让出了一条星光大道,这是占北辰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带着女伴参加如此高端的晚宴。

  男人们都上前和占北辰打招呼,都恨不得和他攀谈几句,女人们面上是笑颜如花,心里各个都是嗤之以鼻。也有女人窃窃私语,说:“那姑娘还真像是那次的新闻里出现的那个女的。”

  徐铁浅笑对着几位嚼舌根子的老女人,举了举手里的酒杯态度谦和,道:“听说,陈总之前和叶副市长是故交,不过~好像另有说法,说是叶夫人和陈总是旧情复燃~”说着,徐铁转了下手里的酒杯,说:“是否属实~我想陈太太应该最清楚,是吧!”

  几位夫人老脸红一阵白一阵的赶紧逃遛,谁不知道徐家和占家是世交,而且占北辰和徐铁比亲兄弟还要亲。给力在商场上混,得罪谁也别得罪他两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几位老贵妇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嘴巴子得了,真是嘴贱的慌,还不如坐在自己家里嗑瓜子呢说人家干什么,悔啊!占北辰简直成了焦点,他也是和每个前来主动和他打招呼喝酒的人都点头喝酒,和大家简单交谈后,他把连翘托付给吴小汐和占小辰,便和几位重要人物坐在休闲区喝酒聊了起来。

  整个宴会厅里是歌舞升平,而占北辰的休闲室门口站着几个人,双手背后站的笔直笔直的,各个脸上写着闲人勿进的字样。

  由于连城回国时间不长,所以这次是占北辰特意给他安排了张入场卷,已让他多认识几位云城的商贾名人。他和徐铁转了几圈下来就有很多人开始和他喝酒搭讪,这个圈子里都是人精,各个火眼金睛,凡是能和占家、徐家打上关系的那可不是一般人。

  连翘和吴小汐她们累了就坐在一边边聊边吃点心,不断的有贵妇人或者千金大小姐过来和她们打招呼。

  吴小汐和占小辰当然是应付自如,而连翘只是点头微笑,她也不知道和她们说什么?她们一上来不是问她的晚礼服在哪里定做的,就是问她的珍珠耳坠是出自哪个设计师的手,还有人眼睛真好一眼就知道她是戒指是哪个版本的全球限量款。连翘真是醉了,看来果然是有高人啊!如果是她估计看看也就是觉得也是地毯上十块钱的那种吧!

  吴小汐说:“连翘,你看看我小舅帅吧!你看看那人气,简直杠杠滴!”说着,她瞄了瞄那些名媛们,说:“你可得把我小舅看住了,你看见了没,嗯?都一个个地盯着我小舅呢!”

  占小辰瞪眼吴小汐,说:“瞎说什么呢!奶奶都说了,咱们占家的男人那可是真爷们不拔灰不**,是吧!小嫂子。”

  几人正在说着,林薇薇端着酒杯已经在远处试探了好久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朝她们走来。

  林薇薇和占小辰本来就是好朋友,就是因为上次摔了连翘的戒指那次后,两人也有了些嫌隙。

  还是林薇薇红着脸先开口和她们几个打招呼,说:“小辰、小汐。”最后把目光落在连翘的身上,说:“连翘,好几不见。”说着晃了下手里的酒杯。

  连翘在心里问候了句,“你丫的才十几天不见何来的好久不见,再说人家跟你又不熟悉。”肺腑完后,她端起饮料,巧笑兮兮地说:“林小姐好,是有些日子不见了。”说着和她碰了下酒杯。

  占小辰也是聪明人,占家和林家算不上世交,但是这几年的各种利害关系,两家还是很友好的。再说这次的严打,林到是他们那些老人里面最没什么问题的了,这以后占家的发展也离不开林家的照应,有些事情不是你个人的能力有多强就可以孤军奋战的事情。所以,她还是给了林薇薇一个台阶下,端起酒杯,浅笑着说:“来来来,我们四个人喝一杯,都满上!”

  吴小汐是他们圈子里的另类,所以大家都知道她就是云城上流圈里的小辣妹,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火辣。

  她瞟了眼林薇薇,说:“才不要和那种叵测的女人喝酒呢!不喝,要喝你们俩喝。”

  占小辰给连翘使了个眼色,连翘在桌子下踢了脚吴小汐,说:“小汐,倒酒,今晚你和你小姨陪林小姐喝酒,我喝不成酒这能喝饮料了,快点哦!这可是我这个舅妈代表这你小舅命令你的,嗯!”说着,连翘眨巴着眼睛对着吴小汐乱放电。

  没想到的是,林薇薇主动对连翘,说:“连翘,关于那件事情,我真的很抱抱歉,对不起。”

  连翘虽然不是经常和人的主,但是经过了这段时间的事情,她也习惯了某种场合下,不得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了。便点头浅笑,说:“哪里,那天也是我不好,非要和你争个对错与否,听说时候林叔叔大发雷霆,我真的听不好意思的,那,今天我们就把话说开了,冰释前嫌吧!”

  占小辰赶紧道:“就是就是,本来也就没什么吗?过了今天大家还是好朋友,你说呢嫂子?”

  这时候,林薇薇的堂弟林森也凑过来,说:“哟,这不是占家的四少家的媳妇嘛!来来来,我也敬四少夫人一杯!”说着,他看了看连翘手里的饮料,说:“占太太,这可是不够诚意哦!怎么滴也得端上酒杯吧!”

  正在说着,徐铁和连城过来,徐铁直接了林森,站到占小辰的跟前伸手就把她往怀里一带,说:“那边有几个朋友好久没见了过去打个招呼!”说着就准备把她给掠走。

  徐铁眯了下眼睛,他低头看着占小辰,说:“辰辰,你没告诉人家林总,我们春节的时候和北辰一起举办婚礼的。”

  占小辰咬了下唇,被两个男人家在中间的滋味不但不好受还担心在这种场合掉人现眼,便对林森,说:“林森,对不起,我都说了,我们不合适~再说~再说,我,我马上就要和徐铁结婚了。对不起~啊~”让占小辰说出这么一句话是有多么的费力气。

  林森头一仰把一杯酒喝完,说:“占小辰,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别人我看见你,我好不容易对一个女人动真格的,没想到被你给耍了。”说完,他把酒杯往桌子上一置,转身直接离开了宴会厅。

  占小辰一直咬着唇看着林森消失的方向,对林薇薇说:“薇薇,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子的。”

  占小辰眼睛一红就在徐铁的叫上狠狠地踩了一脚,可是徐铁好像没什么反应?!难道她的一脚采摘了石头上。

  吴小汐撇撇嘴,说:“徐叔叔,不要总怪我小姨啊!您这些年对我小姨不冷不热的,她也从一个青涩的小女孩熬成了黄脸婆,也没见的你打算去人家,这不女人都是需要被的,需要被滋润的对吧!你看看我小姨这干吧的,一看都是缺男人爱的……”

  吴小汐赶紧吐吐舌头,说:“哦~我的,说的,你什么,我到那边转转,好像看见了几个熟人。”说着,她就端着酒杯溜了。

  连城跟连翘打了个招呼就端着酒杯离开了,他追着吴小汐后,把她带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说:“跟你说的事儿怎么样了?”

  吴小汐不住的闪着脸颊,刚刚只是涂了个口舌之快,想替小姨报报仇,压根儿就没注意边上一直抿嘴淡笑的连城,真是丢人丢大发了。这会儿脸还火辣辣的在烫呢!

  连城长臂往墙上一搭把吴小汐圈在自己与墙壁之间,说:“不是,徐铁刚刚说了嘛!过春节的时候我们举办个别具一格的婚礼,你,跟你爸妈说了没?”

  吴小汐看着脚尖说:“说什么?你们举办婚礼管我爸妈什么事情。”她就是要下他,不然让他这么轻松娶回家太便宜他了,至于她爸妈,那只是她吴小汐决定了通知他们一声的事儿。

  一个多月后,云城皇家一号大酒店。led显示屏幕上赫然醒目的大字,“占北辰先生和连翘女士,徐铁先生和占小辰女士,连城先生和吴小汐女士,三对新婚之喜”

  云城的商业街,中心广场,凡是重要景点和商业区的大商场的显示屏幕上都在现场直播云城的这场盛世婚礼。

  凡是来参加这场婚礼的人都富即贵之人。三位娘身穿格式的婚纱,连翘穿了件欧式的抹胸婚纱,人家化妆师说了,她最适合穿抹胸的婚纱因为她胸不大不小刚刚合适啊!胸太大穿抹胸会显得太暴漏而且给人不雅之感,胸太小呢婚纱就会往下掉,而人家占少家的女人呢刚刚会长就是个中间号的。

  当化完妆做完头发后,三位新娘对着镜子一照,吴小汐不高兴了,占小辰唉声叹息了。

  婚礼现场斛朱交错,祝福声彼此起伏,亲朋好友献花掌声,看似什么都不缺,却唯一缺了连翘最亲的人。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夏小敏。

  夏小敏接到连翘和占北辰的电话后,高兴的是热泪盈眶,但是她还是决定不回来了,只要他们好就好。她在徐东海的坟前发过誓,只要找到了女儿,这辈子不踏进云城一步。

  占北辰安慰连翘说是婚礼一举行完就带着她去看夏小敏,两人的机票都订好了,婚礼第二天就启程去。结果吴小汐知道后闹着连城也要去,说是她哪儿都去了就是没去过,不但要去还要在的雪域高原上穿着婚纱拍照。这不徐铁和占小辰也一拍即合,记过又订了四个人的机票。连城说是刚好趁着过年闲着大家就当出去集体旅游了,度个新婚蜜月也挺好。

  皇家一号的老板是占北辰的常年战略合作伙伴,今天这日子喜庆的很呐!不但是云城的各大在到处报道云城商界的盛世婚礼,就连财富、财经几大频道和都做了专门报道,这不他们皇家一号大酒店的名气就更加的响当当了嘛!这不婚礼刚刚举行完毕,这光各明星到云城下榻就已经订空了房间,这老板一个高兴打了个六折!

  送完最后一波客人后,连翘由于平时很少穿高跟鞋子,这不穿着近六公分的高跟鞋走来走去一天了,累的已经有点站不住了,被占北辰抱回了他们的婚房。

  连翘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窝在占北辰的怀里呼呼得睡着,占北辰低头说:“小东西不许睡着了,这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整个玫瑰色的房间里飘着美国花瓣还有满天星,灯光暖昧,花瓣飘香,连翘看的傻了!这好端端的房间里怎么会有花瓣雨!而且全是新鲜的花瓣,带着淡淡的花香!

  占北辰从浴室里出来还是那套婚礼现场的衣服,只是把外套脱了穿了件白衬衣,深色裤子,挽着袖子刚刚给他们放好洗澡水。

  他看着一袭粉色旗袍的连翘坐在玫红色的婚**上看着那些花瓣,脸颊粉嘟嘟的想,两个浅浅的梨涡笑得更加的甜!

  占北辰摸着唇角俯身而下,将她轻轻从**上抱了起来。走出卧室,说:“到处看看,熟悉吗?嗯!”说着在她的上轻轻拍了下!

  占北辰抱着她走到一张琉璃石桌子边上,说:“我那天晚上进来时,你就站在这里,而起一脸的伤痛欲绝,眼里是和**的两重天!”

  连翘微微蹙眉抬手抱住占北辰的脖子,什么都不说,只是疯了似的在他的薄唇上啃咬,喝不得将他真的吃掉!而且越抱越紧。

  等从浴室里出来时,连翘抱着占北辰的脖子低喘着娇气,说:“辰,其实那个噩梦我经常会做,如果那天晚上遇到的人不是你,我会下。”说着眼里已经是氤氲!

  占北辰将她放在**上侧身抱着她,说:“所以,你还会说我太狠吗?我觉得我队叶肖两家的处置一点儿都不狠。”

  连翘枕在占北辰的胳膊上,说:“我知道,都是为了我,还好在这里遇见你,辰,你真的是我一生中的救世主,我爱你,很爱很爱!”

  之行回来没多久,连翘就总是嗜睡,结果被占北辰拖到娜塔莎一检查,中标了,有了!

  这下占家老太太和吴春梅一听不得了了,这班绝对不可以去上了,回家住,必须得回家住。

  占北辰怎么可以拗得过太后、皇后娘娘的旨意,拎着连翘入住丽苑山庄。而且老太太发话了,要等连翘生了才可以下山。

  占振中说:“那是个什么事儿吗?记得当年我年轻时候,每天为了和你睡一觉晚上十点多开车从部队往回赶,第二五点起**就得走。他这点程算什么呀!”

  吴春梅瞪眼占振中,碎道:“少拿你那些不要脸的老黄历说事儿,我儿子就是金贵咋滴,明天就给他再安排个司机,来回上专门接送的。”

  这天,占北辰回来时客厅里欢声笑语外面都听到,他一进门就道:“怎么这么热闹?”

  连翘起身典着大肚子,说:“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累不累?你先做着休息会儿我给你倒杯水。”

  占北辰摸了摸她肚子,捏捏她的小脸,说:“不用,不累,又不开车在车上都睡一觉了,以后没什么事儿就早点回家陪你和宝宝,嗯!”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117章 大结局)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